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青子衿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日志

 
 

我是人间惆怅客------品读纳兰词  

2016-11-04 22:36:27|  分类: 开卷有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窗外清寒弥漫。一盏灯,一杯茶,捧读纳兰词,再次走近这千古伤心人--------纳兰容若。感受那种身处繁华、却内心荒凉的寂寞。

总觉得“纳兰容若”这四个字有一种阴柔之美,像是女子之名。而作为词人,这名字本身就透着一种婉约之风---------这是巧合还是天意?

 

 

 纳兰性德,字容若,清代著名词人,满洲正黄旗人。年少聪颖过人,饱读诗书,文武全才,可惜英年早逝,三十岁时就因寒疾而殁。纳兰与朱彝尊、陈维崧并称“清词三大家”。他的词以“真”取胜,词风“清丽婉约,哀感顽艳,格高韵远,独具特色”。

作为当朝重臣纳兰明珠的长子,他是高贵的,天生富贵。父亲是康熙时的重臣,母族是皇室,而他又是御前侍卫。但高贵的血统与身世并未带给他快乐。作为词坛奇才,他淡泊名利,从内心深处厌恶官场的庸俗虚伪,虽“身在高门广厦,却常有山泽鱼鸟之思”。 对门第身世并不注意,“身世悠悠何足问,冷笑置之而已”。

 

 

     他是多情的,天生情感丰富。他有着一颗孤独而忧伤的心,但是深刻的孤独带给他的却是无情的痛苦和不被理解的愁闷。在他的词里找不到欢乐的句子,他的感伤和愁绪使众人不知:“为何他什么都有,却还是不快乐。”

这是一个秘密,或许只有他自己才清楚。纳兰只活了31个年头。31岁,永远年轻。或许正因为如此他才能以他那才情品行谜一样的完美了满汉文化融合之初的历史,才会留给世人“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的悬念。

纳兰的《饮水词》代表了清代婉约词的最高水平,可与宋代婉约名家相媲美。

 

 

 

   蝶恋花

    辛苦最怜天上月,一夕如环,夕夕都成玦。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      

  无那尘缘容易绝,燕子依然,软踏帘钩说。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

  这首《蝶恋花》是为他逝去的妻子卢氏而作。卢氏十八岁嫁给容若,两情相悦,举案齐眉,却无奈尘缘易绝,仅仅共同生活了三年,卢氏便死于难产。“十年生死两茫茫”,“此恨绵绵无绝期”,举头望月,低头思人,纳兰心中塞满了孤独与苦楚。

 

 

浣溪沙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于恬淡之中蕴含着无限的情趣。回忆当年,常与妻子在闺阁之中玩一些雅致的游戏,就像李清照与赵明诚那样,两人打赌背书,看谁的记性好,胜者可饮茶庆贺。有时一不小心,茶水泼湿了衣裳,于是两人打情骂俏,笑作一团,这是何等的快乐!可惜这一切已不复存在。面对孤馆寒窗,西风残照,茶凉,心也凉。

 

 

    但纳兰毕竟是一位贵族公子,玉树临风,才华横溢,他的身边并不缺少佳人,他的梦中偶尔也会闯进一些自己心仪的女孩:

采桑子

谁翻乐府凄凉曲?风也萧萧,雨也萧萧,瘦尽灯花又一宵。

不知何事萦怀抱,醒也无聊,醉也无聊,梦也何曾到谢桥。

        百无聊奈之际,何妨在梦中与谢家娇娘暂享鱼水之欢?只是不知,这谢家娇娘是指现实生活中的谁,纳兰又是否有勇气说出心中的爱?

 

 

木兰花令 拟古决绝词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纳兰的词最让人印象深刻的一定是这首木兰词,让人印象最深刻的一句一定是这这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此词以一失恋女子的口吻谴责负心的锦衣郎。起句非常新奇,本来两情相悦,恨不能朝朝暮暮,然而如若知道迟早分离,倒不如保持“初见”时那种若即若离的美好。然后描绘变心的人往往指责满怀痴情却无端被弃的一方首先变心,失恋女子的爱恨情殇可见一斑。最后引用七夕长生殿的典故,谴责薄情郎虽然当日也曾订下海誓山盟,如今却背情弃义!

自称是“拟古决绝词”,因何决绝?与谁决绝?我们不得而知。但我们读出了词中的哀怨——假如时光能够倒流,人生能够重回当初,也许,爱情就不会是这样的结局。不怪别人,只怪命途多舛,彼此有缘无分。

 

 

山花子

风絮飘残已化萍,泥莲刚倩藕丝萦;珍重别拈香一瓣,记前生。

人到情多情转薄,而今真个悔多情;又到断肠回首处,泪偷零。

        纳兰有一方闲章,章上刻的四个字就是“自伤多情”。是啊,“多情总被无情恼”,这是苏轼春心荡漾时的感叹。“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这是黛玉对宝哥哥的质问。“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原来情是一把双刃剑,多情的代价往往是“自伤”,是“断肠”。

 

 

长相思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这首词写于康熙二十一(1682)年,容若随康熙帝出榆关(即山海关),祭祀长白山。在风雪交加的夜晚,纳兰躺在灯火阑珊的军帐中,心绪难平。他想起了自己的故乡,那里和平,安宁,阳光灿烂;当然,家里还有自己心爱的人。这与其说抒发了纳兰对故园的留恋,不如说表达了纳兰对平静生活的向往。

纳兰既是一位御前侍卫,一位随康熙大帝南征北讨的军人,同时又是一位吟风弄月的词人,一位有出尘思想的佛教徒。这是一个矛盾的结合体,致使年轻的容若心中充满了郁结,这或许正是他早逝的原因之一。

 

 

 

蝶恋花  出塞

今古山河无定据。画角声中,牧马频来去。满目荒凉谁可语。西风吹老丹枫树。

从前幽怨应无数。铁马金戈,青冢黄昏路。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深秋雨。

        纳兰容若的这首《蝶恋花》可与辛弃疾的《破阵子》相媲美:“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只不过辛弃疾于鬓发皤然之际,仍想着建功立业,报效君王;而纳兰容若却面对深山夕照,满目荒凉,流露出悲天悯人的情怀。在容若看来,江山无定,朝代更迭,这是历史的必然,又岂独金戈铁马可以改变的?看看黄昏中昭君的青冢吧,几多凄凉,几多幽怨。为什么现实生活中,不能平息战争,使黎民百姓过上幸福安宁的日子呢?

 

 

  品读纳兰词,容易让人想起南唐后主李煜。他们的词都有一种华贵的悲哀,一种优美的感伤。这是两个比较另类的男人——多情,多才,多愁,多难。怪不得清初词人陈维嵩这样评价纳兰词:“哀感顽艳,得南唐后主之遗”。梁启超也说:“容若小词,直追后主”。

 于中好

  独背残阳上小楼,谁家玉笛韵偏幽。一行白雁遥天暮,几点黄花满地秋。

 惊节序,叹沉浮,秾华如梦水东流。人间所事堪惆怅,莫向横塘问旧游。

        稍加辨析,我们就能从这首词中看出李后主《虞美人》的影子:“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阑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是一江春水向东流。”同样的小楼,同样的东流水,同样的春花秋月,同样挥之不去的忧愁。作为男性词人,能把一个“愁”字演绎得如此凄美动人,纳兰与李煜,可谓双峰并峙。

 

 

        纳兰生前给自己的词集取名《饮水词》,寓意“如鱼饮水,冷暖自知。”他的词集问世后,曾形成“家家争唱饮水词”的局面。

据说纳兰的父亲明珠罢相后,在家中读起儿子的词,忍不住老泪纵横,叹息道:“这孩子什么都有了啊,为什么会这样的不快活?”他不明白儿子何以有如许的惆怅。连纳兰的父亲尚且不解,我们又怎能猜透纳兰的心曲呢?还是让纳兰自己来回答吧: 

浣溪沙

残雪凝辉冷画屏。落梅横笛已三更,更无人处月胧明。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在寒冷的晚,回忆起自己的一生,无论是身世,还是爱情,他的一生的是惆怅的。一句我是人间惆怅客,将他自己的内心,他的一生描写的如此的真实,那是一种如影随形般的寂寞,是一种身处繁华,却内心荒凉的寂寞。从此处去读纳兰,设身处地地进入他的内心,他的灵魂。外表的一世繁华,一切的欣欣向荣,于他来说,不过是尘土,一切都是会随风而去的。他向往自由,愿做那潇潇洒洒的江湖游客,而不是一朵富贵花。

 

 三十而立,风华正茂之年,天妒英才,让他多愁多病,一首夜合花唱绝,他撒手人寰,随爱妻而去。离去,对于他而言,也许是一种解脱,一种释然,虽然留给世人无限的忧伤……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