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青子衿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日志

 
 

走进秦岭  

2011-08-08 19:58:39|  分类: 且行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是周日,嫂子和侄女去了北京办理签证。和哥两个人从4S店出来后,就直奔秦岭而去。

        以前,对秦岭的印象只限于初中地理课本上的介绍,知道秦岭是我国南北方的分界线。这次实地走进秦岭,才对这条分界线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

        从西安驾车出发,约半个小时就来到秦岭脚下。进入秦岭,汽车顺着山路蜿蜒盘旋,山势逐渐变得陡峭甚至狰狞。车窗外,一边是悬崖峭壁,一边是深不见底的山谷。坐在后座上,一颗心忍不住提到了嗓子眼,看看前面的哥,倒是驾驶的得心应手,车顺着山路一路向前,耳边只听见山风呼呼,松涛阵阵,越向前走,山势越高,而气温却降了下来,一如坐在空调房里的感觉。盛夏时节,走进深山,无疑是最为享受的一件事情。四周全是绵延不绝的山峰,远处云雾缭绕,近处绿意盎然,山谷中,巨石林立,流水潺潺,除了路边的几处农家乐外,山中难得见到人影。车行一个多小时,我以为已经来到了秦岭深处,可哥说,八百里秦川,这才走了五分之一吧。秦岭七十二峪,峪峪有风景,我们也才走过了两个峪而已。我真的有点瞠目结舌,秦岭的幽深辽阔,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正值中午,照这样走下去,只怕天黑我们也未必能走出秦岭,于是在山里一处农家乐吃过午饭后,决定转头往回走,心中的震撼却是刻骨铭心。

        从网上查了一段资料,作为补充:

        中国有许多名川大山,但以秦岭最为独特。秦岭作为中国非常重要的一个生态系统,不仅仅单纯地体现在生态环境上,而且体现在历史和文化上。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没有哪一座山脉像秦岭这样哺育着中华文明的进程,也没有哪一座山脉像秦岭这样深刻地影响着中华文明的进程。如果把黄河比作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那么秦岭就应该是中华民族的父亲山。

        秦岭东西长约1600多公里,南北宽数十公里至二、三百公里不等。居甘、陕南部和豫西,并有小部分伸入鄂西北,呈两端微向北翘的“一”字形。面积约12万平方公里。山势西高东低。山脉北侧为黄土高原和华北平原,南侧为低山丘陵红层盆地和江汉平原。陕境秦岭是秦岭山系的骨干,山坡北陡南缓,山势巍峨壮丽。一般海拔1500—3000米,高出关中盆地和汉中盆地1000—3000米。主脉分布在山地北部,有许多海拔3000米以上的高峰,构成秦岭山地的高山、中山地形。北陡南缓的山势导致北坡溪峪短急,南坡诸水源远流长,断切东西走向山岭,形成许多峡谷,水力资源丰富,可谓山高水长。

        秦岭拥有如此得天独厚的生物资源,原因究竟在哪里呢?这要从秦岭独特的地理位置和鲜明的特点说起。在中国版图正中央,秦岭是自此向东最高的一座山脉,也是惟一呈东西走向的山脉。在地理学家眼里,秦岭是南方和北方的分界线、是长江黄河分水岭;在动物学家眼里,秦岭将动物区系划分为古北界东洋界,两类截然不同的动物在这里交会、融合;在气候学家眼里,秦岭是北亚热带和暖温带的过渡地带;在文学家眼里,秦岭和黄河并称为中华民族的父亲山、母亲河,秦岭还被尊为华夏文明龙脉……
  秦岭北部是渭河,黄河最大的一级支流;南部是汉江,长江最大的一级支流。中国大地上最大也是最重要的两条河流上最大的一级支流,夹裹着这样一座奇特的山脉。更确切地说,是这座博大精深的山脉养育出两条具有非凡意义的河流。
  因为有秦岭的气候屏障和水源滋养,才会有八百里秦川的风调雨顺,才会有周、秦、汉、唐的绝代风华。中华民族最引以为骄傲的古代文明,确得益于这样一座朴实无华的由巨大花岗岩体构成的山脉。才会有十三朝帝都长安的繁华。美丽的安康、商洛就坐落在秦岭山中。
        秦岭是中国气候上的南北分界线。特别表现在冬夏季风的巨大屏障作用。秦岭对水汽也起阻滞作用,南坡年均降水量在800毫米以上,北坡降水量多在800毫米以下。秦岭以北的河流水量较小,流量变化大,汛期短,含沙量大,冬季结冰。以南河流反之。习惯上以秦岭北坡和淮河一线划分,以北属暖温带湿润、半湿润气候,以南属北亚热带湿润气候。

形成秦岭的厚重感,还有一个原因。秦岭不仅分隔了黄河和长江,形成各具特色的黄河文化和长江文化,更滋养着自强不息、内敛厚重的黄河文化,凝铸着中国五千年的历史发展的气魄和胆识。秦岭的重要,不仅体现在独特的生态系统上,也体现在历史和文化上。
秦岭曾以它的壮观、广阔和美景吸引来大批文人墨客,李白、杜甫、柳宗元、韩愈、苏轼等人都曾游历过秦岭,并写下脍炙人口的名篇。李白在他的《登太白山》写道:“西下太白峰,夕阳穷登攀。太白与我语,为我开天关。愿乘冷风去,直出浮云间。举手可近月,前行若无山。一别武功去,何时复见山。”这种气象万千的景色,留给后来者以多少向往和想象?太白山下因气候异常、风云多变,相传在山下行军,不敢敲鼓吹号,否则疾风骤雨会倾刻而至。甚至有人高声叫喊都会“召”来风雨。对山中奇特的“太白积雪六月天”,苏轼写道“岩崖已奇绝,冰雪竟雕皱。”这些,都说明了秦岭自古以来就是人们向往的游历圣地。一千二百年前,李白在他的《蜀道难》中写道:“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可以看到,那时的人们视秦岭为畏途。上古时,先民的活动范围更多在秦岭的北坡。
        从政治意义上讲,一座山能影响一个王朝的建立,秦岭就以它的天险造就了秦王朝和此后的十三朝古都的繁盛。秦惠公在取得河西胜利以后,东有函谷关阻挡着强大的齐国,北边的获、戎部落逐渐衰弱,南面却对着虎视眈眈的劲敌楚国,他一直寻找着进攻三秦大地的最佳途径。正是秦岭这道天然的长城,阻挡着楚国的侵犯,扶持着一个民族渐渐强大,最终完成最早统一中国的大业。以后长安城千余年文明的铸就和形成世界四大古都的显赫地位,也与秦岭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唐代柳宗元说:“中南居天之中,在都之南。国都在名山之下,名山随国威而远扬。”如今,世人对秦岭的极大关注和厚爱,秦岭的地位也远非只是省城西安的“后花园”这么狭窄,她的大名已经传出国门,走向了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